小说  ∇

再读中文 弟四百二十一章 一场没落

小说:极品美女之武神天下 作者:月夜神游 更新时间:2020-08-01 22:25:47 源网站:再读中文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时入初冬的清冷夜晚。

  街道安静。

  灯光昏黄。

  路边的石墩前,昔日的伙伴队友微微仰头,神态平静的脸庞上仿佛被打上了一层淡淡柔和的光。

  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

  仿佛只是用再寻常不过的口吻,说出这样一句心平气和的话语:

  “我的确怪过你。”

  是啊。

  怎能不让人心生怨怼呢。

  天赋有多高、未来本该有多么光辉璀璨,当那般残酷的现实意外降临在自己的身上时,便该有多么沉重而痛苦。

  你无法去责怪老天爷,责怪对方的不公。

  但满腔郁结的不平和怨气,却总是要找到一个宣泄口。

  “大概就是在当时刚受伤不久的时候,最难熬的那段日子。”

  周默仿佛陷入回忆,慢慢开口说着,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嘴角忍不住地微微勾起:

  “真的。”

  “一点不夸张,那段日子,我的脾气真的很暴躁,每天在便利店里转来转去烦躁不安,恨不得砸几个东西来发泄。”

  “可是,砸东西不行啊,赔钱的。”

  “那就只能找些人来骂一骂。”

  “骂别人也不行,所以还得特意想个人出来。”

  “大概有整整一个月,每天你的名字都要被我在脑袋里骂上十几二十次都不够,想尽办法地找你的毛病,找你的问题,把所有各种乱七八糟的罪名全都安到你的头上。”

  说到这里的周默笑起来:

  “真的,我都没想过,原来可以在你身上找到这么多罪名——”

  “当时我气急败坏啊……”

  “想着,一切都怪你。”

  “当初的S1最后决赛打SSK,你明明作为战队的中单核心和队长,为什么就不能带领我们拿下最后的胜利?”

  “为什么偏偏就在最后一句,以毫厘之差败给了韩世昊那个家伙?”

  “都怪你,如果拿下当时的总冠军,战队的大家就可以高高兴兴地继续聚在一起。”

  “还有,哪怕是输掉了比赛,大家同样都心里不好受,凭什么就你一个人可以耍脾气任性,还那么鲁莽草率就把大家一起付出心血建立起来的队伍解散了?”

  “都怪你,如果战队没有那么早早解散,那大不了咱们吸取教训从头再来,第一年输给SSK,第二年第三年,不是还能有机会重新弥补遗憾吗。”

  “甚至——”

  “如果不是你解散了队伍,那大家后来的生活或许也都不会变得乱七八糟,我的生活……也不会变成后来那样。”

  “或许,如果不是因为离开战队回了老家,我也不会遭遇后来那样的意外。”

  “所以我的手伤,也要怪你。”

  “还有。”

  “为什么战队解散之后,你就要和大家都断了联系。”

  “明明曾经的关系那么那么好,为什么就因为一次比赛的失利,以后就好像要形同陌路?”

  “为什么在我那么艰难痛苦的时候,你一次都没有露面,没有办法给我半点的鼓励或者安慰——”

  说每一句话的时候,周默的声音语调都始终维持着缓慢而平稳,并没有流露出当年那段时日里所带的怨气和不平。

  但每一句话出口。

  却都仿佛一块巨石,砸在林枫的身上。

  砸得他面色苍白,身形也仿佛愈发摇摇欲坠。

  因为哪怕只是通过面前伙伴这般平淡朴实几乎不带半点修饰的叙述,他依旧能够清晰而透彻地感受到当初那段岁月里前者所承受的巨大委屈和痛苦。

  看似玩笑着举出的这一项项“罪名”。

  但实际上。

  每一条,都的的确确,与他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是我的错……”

  林枫这样失神地喃喃开口。

  过去这么多年,关于几位昔日伙伴队友的事始终萦绕在他心头不曾散去,那是一种巨大愧疚而带来的阴影。

  他很清楚知道自己当初那个鲁莽而草率、只因一时意气而做出的决定,会给那些昔日最亲近的伙伴们带去怎样的影响和伤害。

  但……

  哪怕是在最深沉恐惧的噩梦中,他都不曾想到过如今这样的一幕画面。

  直到亲眼看见面前昔日ADC队友的手伤,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曾经最担心的情形都显得那么苍白而缺失想象力。

  电子竞技选手的手伤。

  就与田径运动员失去了双腿一般没有区别。

  尤其是对于一名曾经天赋惊艳足够震动一整个世界电竞圈的职业ADC选手来说,右手这个部位这样触目惊心的伤痕——

  便是直接残酷无情地宣判了职业生涯的终结死刑。

  再无挽回余地。

  林枫本以为自己的过错只在于葬送了昔日战队的荣耀。

  但现实却冰冷而残酷地告诉他,他所葬送的,是曾经伙伴的一切梦想与未来。

  ……

  “不怪你。”

  在刚刚那样平静而不急不缓的一条条“罪证”列出之后,此刻的这样三个字,却难免显得有些突兀。

  只是说话的人语气依旧平静而温和。

  没有半点讽刺讥嘲的意思。

  林枫怔怔抬起头,看向面前的昔日ADC同伴。

  周默微微笑着迎上林枫的目光:

  “这句话,也不是撒谎。”

  “就像刚刚告诉你们大家的那些都是真的,时间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力量,不止可以抹平伤口,也可以让人静下心去好好思考一些问题。”

  “当初那些怨气和不平,只是因为我找不到一个发泄口,才没头没脑不讲道理地都推卸到你的身上。”

  “但其实——”

  “不能怪你。”

  “或者说……”

  周默顿住了一下,仿佛是在认真思索斟酌着用词,然后摇摇头笑起来:

  “曾经怪过,可是,现在我可以心平气和地做出原谅了。”

  原谅?

  这样的字眼,在此刻这样的情境下,却似乎无法给人以足够的宽心和安慰。

  林枫艰涩开口:

  “我不配。”

  这句话,本来是沐秋以最讽刺讥嘲的口吻对着他说出,但此刻,却是他自己都笃信无疑而心灰若死的认定。

  是啊。

  扪心自问,易地而处。

  倘若将他换到周默的处境上,对于这样的事,哪里能说得出原谅。

  一整个梦想和未来被葬送,难道仅仅只需要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能够抵消扯平么。

  “过去或许不行。”

  “但现在,可以的。”

  周默的声音响起,林枫身形微震,下意识地抬头,茫然间却迎上前者那温和的目光:

  “我说过了吧?”

  “今天,我看了你们的比赛。”

  “不过忘记说了,最近小半年,我把你们所有能找到的比赛录像都看过了。”

  “一场没落。”

  **********************************************************************

  更新送上,周末了啊啊啊啊啊今晚可以早点儿睡了,争取明天早起码字。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